天之游侠: 光与影的爱恋(一)

作者: 霜雪 2006年11月21日 11:33:08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光与影的爱恋


 


黑暗的角落里,


我蜷缩如猫。


有些爱情偷偷跑开了,


像神色诡异的鼠。


有些痕迹我怎么也抹不掉,


他的身影他的味道。


 


他走了,


我才发现心门是那样的空。


我从来没有期待有人会来敲门。


但是他居然有钥匙。


一个人就这样进来了,


温柔,却毫无理由。


 


他只是看着我,


我就跟他走了。


我觉得不需要理由。


只需要牵着他的衣角,


跟他颠沛流离,


跟他众叛亲离,


跟他一起沉默,


跟他一起疯狂,


跟他做一些从来不敢做的事。


 


我很快乐。


在光与影的追逐和爱恋中,


哪怕永远触不可及,


哪怕带来疼痛和伤害,


我依然快乐。


 


黑暗的角落里,我依旧蜷缩如猫。


我为这个杜撰的故事微笑。


有些情歌,可以用来疗伤。


而有些爱情电影,可以用来——幻想


 


 


【伊莲莎】


十四岁过生日那天,我得到了一件很特别的礼物。


我的表姐阿利娜为了给我庆祝生日,偷偷带着我溜进了严禁人类靠近的失落山谷许愿。


我是伊莲莎。我的母亲是人族欧贝利王国中数一数二的魔法师兼绝色美女,父亲是声名显赫的伊贝格亲王,在我三岁时,双双战死于那场昏天黑地的血腥人鬼大战中。伊凡国王怜我孤苦,便将我送到欧贝利野外,那里有姑父的御用牧场,远离战火,山水相伴,平静度日。


表姐其实只比我大三岁,但是她为人聪慧机灵,很有学问,而且还擅长幻术。她告诉我失落山谷中常年会开一种叫铁尾花的紫色野花,所以也叫铁尾山谷。运气好的话,碰到9瓣铁尾花就可以许愿,据说上帝能听到心愿。不过失落山谷是人鬼两个种族交界之处,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战争,因此一般人类是禁止入内的。


一听到许愿两个字我就心动了,虽然踏进失落山谷就意味着死亡威胁,虽然一向我都规规矩矩乖乖女样。但是,能再见一次母亲的面容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要对着母亲倾诉我11年来的思念,对着母亲哭泣我11年来的孤单。


我和阿利娜迅速换上小夹克装,骑着枣红马便偷偷出发了。欧贝利野外的春天非常迷人,透蓝、清澈的天空下,是一望无垠的草原,其间点缀着些许五颜六色的野花。我最享受的事情,是躺在茂密的草地上,任由枣红马轻舔我发,眯着眼睛仰望蓝天,云朵那么洁白,阳光那么温暖,春风吹动,带来青草的芳香。


失落山谷是设有关口的,两个卫士在戒备森严地站岗。但对擅长幻术的表姐来说,闯进去轻易而举。她用右手食指朝我头上画了个圈,光轮一闪中,我们便隐身了。


传说中的死亡山谷此刻显得十分静谧,只有乌鸦时而在枝头啼叫。而我只全身心地浸在了漫天的紫色中,烂漫的野花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摆动,落下了阵阵花瓣雨。阿利娜却急了,连声催促我快去找寻9瓣铁尾花,花瓣吹落也就寻不到了。


我们立刻分头行动。我牵着马往崖边走,那里的铁尾花开得最密最欢。快走到山崖附近时,我的小红马忽然一阵“嘶鸣”就再也不肯往前了,我的心“咯噔”一跳,害怕极了:莫非。。。。。。


崖边那片最茂密的铁尾花丛突然悄无声息地被掀开了一角。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坐在花丛掩映下的山洞里,大概十六、七岁的年纪,赤裸着上身,露出结实的胸膛,下身围了一条小小的兽皮裙,蓬乱着长长的头发。黑而健硕的身体,浑身的血痕,英俊而肮脏的脸。可是他黑亮的眼睛是那样清澈、倔强,还有犀利。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奇特的少年,我一动不动,也说不出话,就这样相互凝望,似乎有一丝恍惚,依稀相识。崖边的风吹掉了我发上的丝带,吹乱了我的头发,我任由丝带在风中起舞,任由花瓣飘落在我乌黑的发际。不知过了多久,双脚已经站得酸麻,这时,他忽然从洞里钻了出来,站在离我百米远的地方,右手紧紧握着拳头,静静地看着我,眼神依然清澈、倔强,只是逐渐多了些柔软。看到他全身的黝黑,我终于意识到他是鬼族堕落王国人。我努力调整了下僵硬的脸部肌肉,挤了一个笑容,掩饰内心的害怕。兴许是见到我滑稽的笑容,他居然嘴角上扬微笑了,右手拳头也慢慢松开了,犹豫了一会,还是将手里的东西丢在了我身上,自己却一溜烟不见了。


我慌忙接住,轻轻地,原来是一朵铁尾花!我数了数,刚好是9瓣。莫名地,便对他充满了好感。


不远处,传来表姐喜悦的声音:“伊莲莎,我找到了!”我这才回过神来,将手里的9瓣花小心放进了贴身衣兜,骑上马找表姐去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各怀心事,没有说话,只有枣红马不懂事地在草地上欢快嘶叫。阿利娜终于忍不住了,停下来直盯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躲开她的目光,摇摇头没有回答。许愿失败,是因为我内心的波动导致心力没能合一。然而,表姐不知道,此刻我已经全心地沉浸在刚才的邂逅中,他送我的那朵铁尾花就是我14岁的生日礼物。


 


生活又恢复了往日平静。我们偷去失落山谷的事情也无人知晓,只是表姐偶尔会奇怪地多看我一眼,若有所思。我依然喜欢躺草地上享受那份惬意。望着天空,常常没来由地想起那双清澈、明亮、倔强的眼睛,如果不是有那朵保存完好的铁尾花,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做了一场奇特而匪夷所思的梦而已。那么,那个他,现在可


 


【奥特拉】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从出生起,我就呆在这个常年开遍紫色小花的山谷了,唯一伴随我的是一把也不知从哪来的刻有“A”字型的锈剑。


躺在花丛中仰望湛蓝的天空,看云飘云散,听鸟鸣虫叫,这是我一天中最纯净的时刻。其他时候,我始终摆脱不了深夜的梦魇,那个可怕的场景总是重复出现在梦里,令我窒息。


十三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男人被钉锁在铁架上,脚下熊熊燃烧的火堆炙烤着他们的身体,几个凶神恶煞的卫士不停地鞭笞他们、折磨他们,惨叫声、怒骂声、叱责声、淫笑声此起彼伏,在天地间回荡。不远处,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子挣脱了束缚,一边冲过来一边哭喊:“奥特拉!奥特拉!”但是,她却被无情的卫士一把推倒在了地上。。。


我总在这个时候狂叫着醒来,带着仇恨发狂般地四处砍杀,直到自己满身血痕,精疲力竭,泪流满面。我真的很痛,身体很痛,心很痛!仿佛烈火炙烤的是我,鞭子抽打的是我,甚至——那个女孩叫的也是我。“奥特拉!奥特拉!”如果一个人一定要拥有一个名字的话,那么我宁愿自己就是奥特拉。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山谷的静谧被一些不速之客打破了,他们似乎为了紫花而来,好象要找寻什么9朵花瓣的小花。本来这些也与我无关,但只要一见到他们,一见到这些白色的种族,我就控制不住全身突然涌起的暴戾和杀气,杀!杀!杀!一阵狂风暴雨过后,山谷里便只剩下了一身血污的我,肮脏无比。我也很诧异自己从没有学过武功,却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和精湛的剑法。那把沾满鲜血的锈剑更是亢奋异常,吸入血丝后便散发出妖冶的光芒,有时我怀疑它的名字根本就叫杀手。


 


其实每次杀人之后,我都非常痛苦。内心深处,是那么憎恶杀戮,我宁愿自己永远是个喜欢仰望天空的普通纯净少年,我不要去做杀人恶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股强烈的仇恨支配着我去杀戮异族。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是否为最大的悲哀?


 


直到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的人生才从此多了份思念和希望。


她出现在我面前,穿着小巧精致的夹克装,发上的丝带闪着银色的光芒。她的皮肤是那样洁白,额头那样光滑,头发那样乌黑,双眼那么安静。


从她向崖边走来的时候,我就一直藏在洞里远远地注视。看样子她是来找寻9瓣花的。我并没见过其他女孩子,也不知道她算不算漂亮,我只知道自己望着那张充满圣洁与恬静的小脸,不由自主地扔了邪恶的锈剑,扯了一朵小花紧握在手,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奇怪,我是山谷的主人,为什么要如此紧张呢?呵。


她不笑的样子有点忧郁,瘦弱的身子也在风中颤抖。我突然有股想拥她入怀的冲动,可终究还是在洞里没挪动。她忧郁的气质牵扯着我的心,一瞬间似曾相识。


 


犹豫了好一阵,我还是把花扔给了她,就跑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奥特拉居然没有勇气与一个小女孩对视了。虽然,在我们长久的眼神交流中,我已从她温柔的眼神中读出了好感,读出了亲切;虽然,她的笑容让我激荡,让我温暖,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异族,我和我的杀手居然没有对她涌起杀戮的暴戾,反而倍感安静与温暖,实在是匪夷所思。莫名地我又有些懊恼起来,我无从知道她的名字。


 


山谷里的野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又是春去秋来几载。


我依然孤独地在谷里看花,看天,做梦,然后杀人。我在水里的倒影里看到自己长高了,肩膀更宽阔了,只是,皮肤黑得我有些憎恶。


那个女孩再也没有来过山谷。我开始经常地想念她,期待再次见到她,这种感觉是如此迫切。往往不经意地就涌现出她的娇弱模样,我多想再看到她的微笑,那样甜美的笑容比枝头绽放的任何鲜花更美丽,更动人。其实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思念,更没有体验过,直到此刻,我才真正明了,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是甜蜜中的苦涩,苦涩中的甜蜜。


虽然我们不能用语言交流,不能彼此触摸身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再次见到她的那刻,可以还给她一个简单而温暖的笑。


或者,就静静地看着她吧。


(未完)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查看评论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光与影的爱恋(二)(21)
  • 一起走过的日子(03)
  • 《天之游侠》阅读杂志第六期-3(03)
  • 《天之游侠》阅读杂志第六期-2(03)
  • 《天之游侠》阅读杂志第六期-1(03)
  • 疑是烟雨画中人(03)
  • 情定法师(02)
  • 遗忘并不代表一切!(02)
  • 我在1-7的日子-3(02)

  • ::::::::热门新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