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游侠: 少年的远行

作者: 2006年02月01日 13:27:22 我要投稿专区首页

——你为什么在我的梦里出现?
    得到的是沉默……
    是谁?为什么要来打扰我的梦?
    得到的还是沉默……
    你是什么,魔鬼吗?要来吞噬我的灵魂?
    少年继续对着藏在黑暗中那白色的人影发问,但得到的总是对方的沉默。
    为甚么不让我看你的脸……

    ——起风了
    噩梦里怎么会有这么柔和又舒适的风存在?
    风吹动白色人影的头发,那头发长长的,似乎总和黑暗溶在一起
    那抹淡淡的白色似乎被风吹得消逝了,梦也好像随之结束了,和以前一样
    可是少年并没有像以前一样醒过来,仍然在这个梦里游荡
    这个梦里只有这片沉默……无尽的沉默
    你在哪里?少年禁受不住这种压抑到令人心悸的沉默,大声的喊道
    少年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冷,一股不知名的恐惧随之而来

    ——又起风了,这次的风很冷,冷得像冰
    几根头发从身后飘到了少年的脸上,冷冷的,粘粘的,带着一股浓重的腥气
    血的腥气
    一只冰冷的手贴上了少年的后颈
    摸向腰上的刀,刀刃入手,转身,反切!在黑暗里耀出了两道青色的光芒

    ——旋风双刀!
    身后没有人影
    风冷冷的刮着,这片浓重的黑暗仍然牢不可破
    身上都是冷汗,少年闭着眼睛感觉到。

    又做那个梦了

    这种情况是从甚么时候开始的?哦,自从“她”走了以后吧。大概从那天夜里就做了这个该死的梦。不过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要好好准备一下才行。

    少年甩开由梦里带出来的情绪,讯速从床上站了起来,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对匕首。匕首的套子是黄牛皮做的,和匕首本身一样都很结实。

    “今天全靠你了”,少年对着它说,打开门走出了屋子。

    “贝格特!贝格特!贝格特!塞法!塞法!……”菲德村内的居住区分外热闹,人们都来看这一场少年的决胜之战:每年都有的少年执行官决赛。这场比赛关系着“人类的未来”和“伟大战士们的新鲜血液”,“年轻一代的带头者!”,诸如之类的荣誉,至少领导者是这么说的。人们在喊着参加决赛者的名字,因为今年进入决赛的两名众望所归的矫矫者很有代表性:贝格特是村长的儿子,有着“鬼一样的枪刀手”的外号的他今年只有19岁,却有着很多大人都比不上的敏捷和力量。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贝格特的速度,他就是用这个消灭了克朗布里强大的怪物——白色毒牙。虽然当时的情况没有一个人看得很清楚,但是那只恐怖的怪物确实是贝格特一个人击倒的——这是一场近乎不可思议的胜利。

    相对于叫塞法的少年则是一个略带神秘的人物,因为他是银栏村里同样神秘的执行官阿德萨的徒弟。关于阿德萨的传说在这片大地上无人不晓,人们耳朵听也听的烂了:堕落鬼的克星,一人之力逼退了像恶梦一样的黑色怪物,手里的那把光武散射等等——和这样一个伟大人物学习的家伙会让人失望吗?只是塞法平时并不喜欢与人交谈,所以支持他的声浪比起“鬼一样的枪刀手”要弱得多。

    “塞法”,贝格特冷眼看了一下这个穿着一身平民武装的同龄人。他不知道塞法的具体年龄,这也是这个对手的神秘之一。他低声说道:“今天我会打败你,让那位传说中的大伯等着给你收尸吧!”

   “开始!”决赛的开始没有事先的宣言,没有开场的对白,没有多余的话。无论结局是生或死,这就是菲德式的对决。

    面对敌人的挑衅,塞法选择沉默。

    两个人意外的没有动手,甚至刀都没有拿在手里。只是静静的互相对视着

    贝格特的瞳孔开始慢慢收缩,他敏锐的发现,对手的脸色有些苍白,像是一直没有睡好一样。是故意作出来的一个馅阱吗?还是这个和自己齐名的少年只是徒有需名罢了?

    不妨先试一下他的本事。

    场上的两个人正在互相最对视的时候,人们觉得眼前一花,贝格特突然不见了。

    塞法则像等了很久一样,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拔出了双刀向左边挥去

    “叮!”火花溅出,两个人拼了第一下。

    塞法立刻由被动变为主动,双刀有节奏的划向贝格特的手腕和前胸。对手速度太快了,绝对不能被压着打。贝格特也没有了丝毫轻敌的想法,刚才硬拼的那一下让他知道最少在力量这一项上,自己已经完全处在下风。

    场面变得胶着起来,贝格特在塞法的四周游走,不时的出一下手。塞法看似慢吞吞的攻击却像沙子一样牵滞着贝格特。两个人的武器划着青色的光,和偶尔溅出的火花一起在赛场四下飞散。

    两个人又是一记毫无花巧猛拼,贝格特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这样下去不行!”贝格特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的体力在不断的消耗,但是给对手造成的效果却微乎其微。怎么办?

    塞法已经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就能胜利,却在接下来的一个瞬间猛然一惊

    好冷,甚么时候突然变得好冷

    四周的声音似乎都听不到了,后颈不断散发出来一阵阵凉意,仿佛冬日的风在不停的吹过。眼前的敌人也逐渐摸糊不清。

    这是怎么回事?塞法的脑海中忽然划过那个白色的身影:是它?梦难道和现实接轨了!

    .........

    贝格特在苦战时惊讶的发现对手的速度慢了起来,力量也越来越不稳定。他是在让我吗!贝格特想道。不管如何,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他咬着牙想到。手中的刀加快了舞动的节奏,塞法开始后退,突然间一动也不动了。贝格特刚刚转到他的身后,几乎撞上了塞法的背。他不由的随着身体作出动作,把刀架上了塞法的脖子

    我胜利了?贝格特想道。

    后颈的凉意越来越浓,但是塞法的手却动不了。身子好像被麻痹了一样。眼睛也渐渐变得一片黑暗

    手上的肌肉爆发着,但是却动不了。这又是一个恶梦吗。。。

    在绝望的时候,塞法觉得后颈的冷风突然变了,变成一种刺肤的寒意。崩得紧紧的身体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了一个解放,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速,手中的双刀划向了后方

    ——旋风双刀!

    塞法觉得一阵热热的液体喷洒到自己的脸上,周围传来了一阵惊呼声。脑子突然间一阵晕眩,身体一软,向前趴倒在了土地上。

 相关论坛】   【打印本页】  

::::::::::参阅:游戏同类文章
::::::::::相关精彩文章
  • 燃烧的大地-2(01)
  • 燃烧的大地-1(01)
  • 地牢初体验 一区人鬼的契约(01)
  • 桥的爱情(01)
  • 免费后的春天(31)
  • 沉世蝴蝶 一个混混的自诉(31)
  • 心轻上天堂(31)
  • 不再失落的爱情(31)
  • 偷偷打双倍(3)(31)

  • ::::::::热门新闻关注::::::::